开坑不填,开车必翻。
叶攻纯食党,专业傻白甜,HE强迫症。
吃粮见归档,催更私戳我,KY请绕路。

#想转载的童鞋请事先询问#

【叶黄】误入歧途

× 脑洞之作,文笔渣,不正经小短打,甜甜甜

× OOC,OOC,OOC,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 又名《论老流氓是如何拐走小朋友的》



叶修是在萧山体育馆后门口捡到一只黄少天的。

嘉世粉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在一片震耳欲聋的“嘉世皇朝!”“二连冠!”“斗神叶秋!”的呼喊中,他好不容易挤着人群走出门口,就看见一垂头搭脑的黄蘑菇头蹲在一旁,双手萎靡地撑着腮子望天,活脱脱像一个小蘑菇。

这人看着还挺眼熟,叶修记得魏琛曾经隔着青训营的玻璃窗指着这个小孩,分外嚣张地大笑:“你看那是我徒弟黄少天!分分钟打爆你的一叶之秋,就问你怕了没孙子?”

隔着一层玻璃,少年的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飞舞,双眼里装着整个银河的星星,在电脑屏幕闪出荣耀两个大字的瞬间绽放出惊人的光芒。

有那么一下子,叶修的心里似乎悄悄地被这光芒给撞了一下,把一颗流星给装进了心。

“啧。”叶修摇头叹息:“那么一个好苗子落在你手里真是糟蹋了。”

“你大爷的,有本事来战!!”

“单挑?”叶修挑眉笑。

“1v5!”魏琛分外理直气壮。

叶修冷笑一声,默默地把这笔PK帐给记在某人的徒弟身上。

不过叶修暂时没头绪对付小朋友,他熟练地给自己点了烟,依着墙,半眯着眼睛看着被人照灯给点亮的夜空,思索着该怎么把这小朋友给拐走。

嘉世队员们站在台上接受属于他们的荣耀,而最大的功臣却在萧条的后门抽着烟,默默地准备干点坏事。

“里面谁赢了?”小朋友忽然出声说道。

“嘉世。”

“妈的又是嘉世,我迟早要打败叶神!”小朋友看起来非常气恼,气鼓鼓的,把腮子撑成一个泡泡鱼。

叶修倒是来了兴趣,他叼着烟蹲在小朋友的旁边:“你要怎么打败他?”

“用我的夜雨声烦!”少年的脸庞清秀稚嫩,连双唇都是红嫩嫩的,清澈的眉眼间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全身透着一股年轻的张扬不羁。

这样可爱的小朋友,叶修都想拐一个回去嘉世自己养,不管老魏是怎样弄丢了小朋友,叶修决定无耻截下。

“你有带账号卡不?”

“有啊。”

“那好,走,去网吧打一场。”

叶修自然地牵起小朋友的手想走,后者的警戒心出乎意料地高,他敏感地意识到某人不安好心,立刻炸毛起来:“你谁啊你!我告诉你我可是蓝雨未来的希望,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们的魏老大不会放过你的啊!卧槽人口贩子现在也那么嚣张了哈,光天化日之下成何体统,救——”

“啧,吵死了。”

叶修头疼,突然一个返身凑近他,一只大手覆上嘴巴,整个人俯在小朋友的身上,姿势暧昧。后者惊愕地睁大双眼,男人特有烟味似乎麻痹了他的神经,让他呆在原地动弹不得。

“你不是要打败我么,来,我给你机会。”

低低的烟嗓在耳边响起,一股难耐的麻痒从敏感的耳朵传到四肢百骸,小朋友的大脑当机了三秒,才震惊地跳起来指着叶修,嘴皮子哆嗦着:“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对,就是我。”叶修熟捻地勾着小朋友单薄的肩膀,大咧咧地往最近的兴欣网吧走去:“走吧,PK去。”

 

/


黄少天机械式地登录账号卡,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嘉世队长给拐到这个双人包厢里的。

他今天出门太兴奋,不止忘了带门票和手机,还忘记带自家人出门。黄少天萎靡地打算打道回府时,才发现自己似乎没记下酒店名字……这下人生地不熟的,黄少天只得气闷地在体育馆外蹲点等人,可一个不留心,就蹲到了某嘉世大神。

原来这就是不曾露面的叶秋。

坐在对面的男人五官深邃分明,双唇含着一根香烟,他的眼角如同手指般修长,仿佛是浓墨染上丝绸的那片氤氲,险些要勾到人心里。同样是在抽烟,这人却有着和魏琛截然不同的气场,居然可以搞得那么……性感……

难道是颜值问题?

他似乎感觉到灼灼目光,漫不经心地挑眉一笑:“怎么?”

“没啥没啥。“17岁的少年黄少天快被飞快的心跳给搞疯,他红着脸别开视线:“赶快竞技场走起,磨磨蹭蹭的是怕我打败你是不是?”

“小朋友勇气可嘉,来吧。”叶修笑:“房间1007,密码同房间号。”

“来战!”黄少天连忙定住心神,可没多久就哀嚎起来:“这什么账号卡啊,一叶之秋呢?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敢不敢用你的战法和我一战!”

“呵,用神枪手也能打爆你。”顶着秋木苏的神枪手随手打出了一个踏射,非常犯贱。

“来来来来来,爷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分分钟教你做人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神采飞扬地嘲笑。

“新人前来领教。”

三分钟后,夜雨声烦被秋木苏踩在脚底下,一个踏射给射爆脑袋。

这回黄少天彻底信了对面坐着的是真·叶秋大神。

“再来!”

“行。“

又一个三分钟。

“你大爷的叶秋有本事就再来一把!”

“来吧。“

双一个三分钟。

“贱人贱人贱人用枪体术射爆我还要不要脸了,有本事来正面刚我啊!我不服我不服,再来一发!”

“……”少年,你这话有歧义。

叒一个三分钟。

黄少天终于掀桌了。

他的屏幕终于闪烁着荣耀两个大字,可胜利的过程一点都没有成就感。

“你大爷的叶秋是不是故意放水了这场是不是!刚刚你分明可以接一个滑铲的为什么不接?别故意放水啊小爷还可以再战五百回合!”

“别闹,我饿了。”叶修拔卡无情,将秋木苏放进口袋里:“小朋友,宵夜走起呗。”

说罢,叶修走到黄少天身边,不由分说地将退出夜雨声烦账号扔进小朋友的口袋里,一勾手又将黄少天给带走了。

不过这回黄少天下定决心不随随便便被拐走,至少也要讨点好处才行,他在叶修的怀里挣扎而出,气势汹汹地一伸手:“那给我抽一根烟!”

黄少天平时对烟这种东西并不感冒,可叶修抽烟时的样子看起来实在享受,仿佛是在品尝一种人间美味,也不禁让他蠢蠢欲动想要尝试一下。

叶修一愣,义正词严地拒绝:“不行,你未满18岁。”

“叶秋你别扯了,魏老大说你是个烟鬼,16岁就开始抽烟了,我都17岁了凭什么我不能啊?让我试试看嘛我活到那么大都没抽过烟,说出去别人都会笑话我的,诶叶秋你不能这样……”

早就饿得不行的叶修被吵得脑壳疼,他看着黄少天的嫩唇一开一合,鬼迷心窍地想到一个主意,决定身体力行告诉这小朋友香烟的味道。

“少天。”

整个晚上,叶修第一次开口叫黄少天的名讳,后者一愣,就被某人捉住机会,直接俯身吻住双唇,还得寸进尺地撬开贝齿,极具攻击性地进攻黄少天的唇舌,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他的舌,辗转厮磨寻找出口。

黄少天愕然地瞪着眼前放大的脸庞。

男人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嘴里的味道不像青春小说里描述的那样甜,反而充满苦涩的烟味,黄少天却出乎意料地适应良好,仿佛是令人上瘾的尼古丁,让人沉溺其中不可自拔,让他忘记了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叶修才满足地放开怀里的小朋友,一脸饱足:“如何,喜欢这味道吗?”

一语双关又一语双关。

小朋友被老流氓的无耻给震惊了,脸颊红得可以滴血,也不知是给气的还是给羞的,指着流氓语无伦次:“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耍流氓你还要不要脸啊!”

“放心,我会负责的。”

“……”

首次见面,一个夏天的吻夺去了黄少天的语言能力。

 

/


十年后,叶修领着黄少天再次回到那个包厢,黄少天感慨地回忆往事:“老叶你真的太流氓了,居然对17岁的未成年下手……”

叶修不以此为耻反而引以为荣,特别理所当然:“哥说到做到。”

 

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决定了。

负责欺负你,负责对你好。

 

END

 


评论(6)
热度(113)

© 五月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