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开车必翻。
叶攻纯食党,专业傻白甜,HE强迫症。
吃粮见归档,催更私戳我,KY请绕路。

#想转载的童鞋请事先询问#

【修伞】最长的电影

× 不要问我为什么伞哥复活了X100

× 全程流水帐,纯粹是昨天听最长的电影,想到这个梗然后随手写的。

× 伞哥一直以来都是我的痛啊,我写的文几乎每一篇都有伞哥出没2333

× 人物属于蝴蝶兰,ooc属于我 ( ̄▽ ̄")


    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在世族家庭里长大,父亲是军中大佬,母亲是政治高官,他们从三岁起就在家里接受各种各样的课程:音乐、游泳、英文、武术、法文、政治、礼仪、射击、交际舞……

    双胞胎哥哥叫叶修,弟弟叫叶秋。

    叶秋从小就爱粘着叶修,两兄弟几乎形影不离,可是就是这么一对神似的双胞胎,性格偏偏就天差地别。叶修生性叛逆,家中规矩无视了一半,另一半他总爱耍小聪明钻空子,尽管学校与家里的课程都不曾上心,但他脑子好,测验结果总是优等;叶秋乖巧听话,不曾违逆父母与长辈,无论是学习还是父母的叮咛,总是认真地去完成得尽善尽美,向来让人放心。

    两兄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可是他们的眼角深藏疲倦,沉淀在特出与风光的背后,偶尔提起的嘴角却没了当初的笑意。

    他们不快乐。

    后来,叶秋在商业上展现了天赋,而叶修却是一头扎入游戏的世界里。

    “玩游戏”这个选项从来没在父母为叶修的未来规划里出现过,年少的叶修与家里闹翻,偷了同样打算离开的弟弟的行李,毅然走出15年来成长的家。

    “叶秋,代替我照顾家里。”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一张浅黄色的便条纸安静地落在床头上。

    “……混帐哥哥。”同样年少的叶秋狠狠地将便条纸揉成一团,扔出窗外,形成一个美丽的抛物线。


    那是一个寒冬。


    叶修在网吧遇到了一对同样在四处流浪的兄妹,一大一小笑起来似乎可以融化冬雪,彷佛磨难不曾夺走他们的快乐。

    两兄妹叫苏沐秋,苏沐橙。

    他们租了一间小小的租屋,共同进入荣耀游戏做起了代练,偶尔一叶之秋会耀武扬威地把秋木苏踩在脚下,唯一的观众沐雨橙风就会在一个小本子上划下一个又一个叉。

    两个少年把少女照顾得很好,即使熬夜通宵打游戏,少年们每天早上依旧坚持做早餐和便当给少女,风雨不改地接送少女上学放学。他们的银行存款依旧不超过三位数,可是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充盈着满满的幸福。

    三个少年少女靠着微薄的薪水度过一个寒冷的冬天、温暖的春天、酷热的夏天、微凉的秋天。

    那时荣耀联盟即将开始赛事,两个斗志昂扬的少年握着两张首版卡,对彼此说着冠军梦,他们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火光。

    “横扫联盟!我们会站在荣耀之巅!”

    “到时候我们一起上台领奖!”

    “哈哈哈哈有我们在岂不是会一直冠军冠军冠军,这样垄断冠军是不是不太好?”

    “这样啊,那么我们就勉强拿个三连冠就够了,让别人也试试冠军的滋味嘛哈哈哈。”

    划破天空的刹车声终止了一切。

    急救室出来的医生摇头说对不起,17岁的叶修抱着崩溃的苏沐橙说,放心,有我在。瘦弱的肩膀扛起一切重担,那双总在闪闪发光的黑色眸子染上了沧桑和悲哀,却不曾被绝望吞噬。

    他站在好友的墓前默然无语,只是轻轻地摸着冰冷的石碑,似乎在揉着少年的一头软毛。

    叶修的一杆却邪为嘉世创立皇朝,他带着一叶之秋登上神坛,三连冠在手,斗神之名响彻联盟。

    他拿了三连冠,缺永远无法实现当初的承诺——一起上台领奖。

    后来嘉世对他的逼迫,队里的排挤,不曾让他放弃荣耀,直到他退役,十年的心血一叶之秋拱手让人,他对陪伴十年的女孩说,休息一年,等我回来。

    时光仿佛倒流十年,他像当初拖着行李离家出走的少年,一步一步离开征战七年的战场。他走进一个小网吧,在那里从头再来,带着君莫笑在新区里混得风生水起,没人知道那把千机伞背后所承载的重量。


    那是一个寒冬。


    叶修一路过关斩将,从网游打工到挑战赛,带领一群新秀老将到一举挑下嘉世进入联盟常规赛,一路的流言蜚语无阻冠军之心。他带着45场个人连胜站上第十赛季的总决赛舞台,神一般的6.5秒震撼世人。

    叶修一把手拉起的草根战队兴欣,最终屹立在荣耀之巅,他们是冠军!


    大大的荣耀跳出,两柄长剑交叉,一行字在下方滚动。

    全职不败,荣耀不灭。



    电影院里发出低低的抽泣声与掌声,电影结束后,所有人还舍不得离场,带着泪水看幕后花絮,真正的叶修在训练室认真训练、会议室带着全队复盘的叶修、倚着天台抽烟的叶修、围着围裙为兴欣全员做饭的叶修、一脸嘲讽的叶修和被气得不轻的霸图全员……

    “喂喂,你怎么了?”

    在电影院的最后一排,一个男人无奈地说,他在身上四处摸索,却只摸出一个用过的烟盒:“没纸巾,烟盒行吗?”

    “滚!”另一个流着眼泪的男人恶狠狠地抢过烟盒,又一把扔在男人的脑袋上:“这电影简直是欺诈,当年你这个大少爷煮的东西根本不能吃,还是我一把一把手叫你才吃不死人呢!”

    叶修噗哧一声笑开了。

    他一把捞过男人,在他的发旋上落下一个吻,大大的手在轻拍他的背,另一只手轻轻揩去男人眼角的泪珠。

    此时沾满泪痕的手,曾经在他最骄傲的青春年华里捧起辉煌、灿烂的梦想;与另一个人的手一起,追逐着青春中最疯狂的荣耀。纵然最后拈起的,只是如同烟花般,繁华而空虚的星空,与他的眼泪一样,在空气中隔断了尘世,然后义无反顾地下落。

    但是好在,他回来了。

    苏沐秋侧头,在叶修的唇角印上一个带着泪水的吻,随后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泪水鼻涕全给抹在他的衣领上,叶修无奈地想这条衣服可是叶秋的,待会儿我肯定遭殃。

    “回家吃什么?我煮。”

    “哈哈哈哈,就你这厨艺?哥的经验值比你多十年,还是我来吧。”

    “少年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是啊,是挺长的,所以我未来的电影,每一个镜头一定要有你。”


    苏沐秋在叶修的怀里楞了一下,低低的笑声在他的耳畔震荡。



    “嗯,我觉得,那将会是最长的电影。”




评论(8)
热度(48)

© 五月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