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开车必翻。
叶攻纯食党,专业傻白甜,HE强迫症。
吃粮见归档,催更私戳我,KY请绕路。

#想转载的童鞋请事先询问#

【叶韩/ABO】越看越喜欢(中)

传送门:【叶韩/ABO】看越喜欢(上)

× AA设定,私设多,现代架空背景

× 主CP叶韩,副CP双秋,双张

× 还债ing,  @落年 大大么么哒~

× 我再次将标题看错成越来越喜欢上,这标题真的有毒233


/ 好啦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约定时间还没到,叶修已经整装待发在店里蹲着了,他不止换上新洗干净的外套和衣服,还特意穿上了皮鞋。

用陈果的话来说,那就是:wodema今天是世界末日了吗?!

“老叶今天你的画风不对啊?!”魏琛是第一个发现叶修的新造型的围观党,他故作夸张地围着叶修转了好几圈,贼兮兮地凑上去:“哟,赶着去约会啊?”

“人家这是去追老婆。”路过的方锐瞧他一副小学生去春游的斗志满满满心期待的模样,就忍不住嘴贱嘲讽了一下。

“老大今天你要去那里砸场子?!”包子提着他自制的流星锤,还不忘夹带着腿部挂件罗辑一同围观。

“我真为叶秋同情一把泪,没记错的话,这是阿秋的衣服吧?”苏沐秋说道,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人模狗样地从休息室走出来的叶修惨遭兴欣众人强势围观,啧啧称奇,纷纷声明这绝对是突破世界法则的不可思议事件,苏沐橙还拿出手机咔嚓一声,居然给这发到微博去了。

苏沐橙V : 叶修突破自我的第一天,感谢那位H同志,叶修终于有第二套衣服了 @叶修 [人模狗样的叶修.jpg]

微博马上就炸了。

黄少天V:我嘞个去叶不修你这是赶着相亲啊?实力要求苏妹子爆料那位H同志究竟是何方神圣!@叶修 @苏沐橙//苏沐橙V : 叶修突破自我的第一天,感谢那位H同志,叶修终于有第二套衣服了 @叶修 [人模狗样的叶修.jpg]

林敬言V:吓得我眼镜都掉了 // 黄少天V:我嘞个去叶不修你这是赶着相亲啊?实力要求苏妹子爆料那位H同志究竟是何方神圣!@叶修 @苏沐橙//苏沐橙V : 叶修突破自我的第一天,感谢那位H同志,叶修终于有第二套衣服了 @叶修 [人模狗样的叶修.jpg]

王杰希V:吓得我大眼都掉了 // 敬言V:吓得我眼镜都掉了 // 黄少天V:我嘞个去叶不修你这是赶着相亲啊?实力要求苏妹子爆料那位H同志究竟是何方神圣!@叶修 @苏沐橙//苏沐橙V : 叶修突破自我的第一天,感谢那位H同志,叶修终于有第二套衣服了 @叶修 [人模狗样的叶修.jpg]

江波涛V:前辈真不赖 [赞][赞] // 王杰希V:吓得我大眼都掉了 // 敬言V:吓得我眼镜都掉了 // 黄少天V:我嘞个去叶不修你这是赶着相亲啊?实力要求苏妹子爆料那位H同志究竟是何方神圣!@叶修 @苏沐橙//苏沐橙V : 叶修突破自我的第一天,感谢那位H同志,叶修终于有第二套衣服了 @叶修 [人模狗样的叶修.jpg]

这群人在宠物界内都是有名的大触,从专门拍宠物照片的摄影师到宠物杂志的小记者都纷纷转发吐槽这位什么都会的大神。

当然这一切不上微博的叶修当然不知情,他十分冷sao艳bao高jian贵bi地扬了扬下巴:“要不然呢,单身狗别羡慕嫉妒恨啊。”

一众单身狗:……


叶修得理不饶人,点名开嘲讽:“沐秋你呢,最近和我家蠢弟弟的进度如何?”

没有料到会被点名的苏沐秋:

“就这样呗,马马虎虎。”

“算算也是该七年之痒了,分了没?”

正为这件事而苦恼的苏沐秋:

苏沐秋不能忍了,他一把抓过狗盆子就往叶修身上砸,还不忘开骂:“分你妹!我和阿秋的感情比金坚啊你别乱说,那点小小的问题绝对不可能是我们分手的原因,等你死了我和阿秋还是会在一起的你这混帐!”

“哈,前几天晚上还抱着我哭喊我叶秋的家伙也不知道是谁。”

苏沐秋气急,恨不得再抓过猫尿盆子往叶修头上盖,还没等他寻得工具,叶修一把将两张票子砸在苏沐秋脸上。

“温泉旅馆的入场卷,别说哥有了肉忘了锅,不给单身狗当助攻。”

“……说得好像我会稀罕似的。”苏沐秋一脸嫌弃地说道,但收起入场卷的手速比谁都要快:“你自己那边还八字没一撇呢,要是老韩不吃你这套路岂不是让我们笑掉大牙,算下来都快十几年,你行不行啊?”

“不行也得行,哥今天绝对马到功成,抱着汉子凯旋归来。”

“哈哈,今天你最好不要回来。”苏沐秋开了双关语,两人嘻嘻哈哈说起了黄段子,没几句又开始撕逼。

这会儿众人已经看出了几分味道——叶修这是在紧张呢。

苏沐橙啃瓜子笑看两位哥哥互喷垃圾话,最后还是在陈果咆哮之下才消停了会儿,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一点都没有队友爱,见事态紧急便一哄而散,侥幸逃过河东狮子吼。

抱着爱犬的饲主目瞪口呆,他小声问从头到尾都不曾离开岗位的安文逸:“哥儿们,你们这里平时都这样?”

安文逸忙着开药,头也不抬地回应道:“也没啥,就是一群奔三的老爷们还在青春期挣扎,过了这劲头就没事了。”

饲主心有戚戚焉地抱紧他的小博美。

/

叶修准时地出现在韩文清家楼下,韩文清似乎是踩着点下楼的,他见到叶修穿得似模似样时一怔。

说实在的,其实叶修的相貌不差,四舍五入也有个一米八的身高,宽肩窄臀,是个衣架子,认真穿起衣服来颇有男模的风范,只不过平时的白大褂遮去他的身材,又懒懒散散的不爱站直身子,所以看起来总是半死不活的模样。

他的眉头清俊,含笑的眸子似乎蕴藏星光,让人沉溺其中不可自拔。自从十岁起叶修便是每年学校里的校草得主,无论是beta还是omega甚至是alpha都会被那双会笑得眼睛给吸引,收过的情书可以用顿为单位来计算。

坏笑被理解为有气质,爱嘲讽被称为有个性,爱抽烟这点就成了有男人味,韩文清哭笑不得地想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总结起来,就是欠揍两个字。

不管如何,叶修总是人群里的话题中心,年轻的时候还会小小地为此吃一顿醋,但长大后,他便收起这份心思,规规矩矩地站在友谊线的后边,不曾逾越一分一毫。

他不过是叶修的老友之一,和叶修熟识的人多了海去,其中不乏美味可口的omega。

虽说AA恋并不会受到歧视或者排挤,但这条总归不是个好走的路,光是信息素的冲突就够吃一壶了,再加上韩文清先天性条件就摆在那张脸上,走小巷一圈就可以赚到半个月的食堂饭卡钱,韩文清打从心底觉得要是有人爱上他,他该称赞那个人的眼光独到还是担忧那个人遇人不淑?

韩文清看了眼站在树下等他的男人,面容沉静而美好——在他不开口说话的前提下——二十几年来,树下的位置彷佛专属叶修,无论是上学放学,还是出门忘了,他总是安静地站在这棵大树下,只要韩文清从房间窗户里探头,就可以看见那个懒洋洋的身影。

韩文清亲眼见证那棵树和叶修一同长大,他叼着烟,倚在树干上,似乎他始终在等他走近。

“叶修。”

“来啦,我们走吧。”

近三十年的时光不曾在他们之间划下鸿沟,他们并肩走在街上,一个侧头,便可将对方的眉眼与笑意收进眼底,彷佛一眼便是永恒。

/

他们去看了部叫做《全职高手》的电影,主要是在讲述一个网游荣耀中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离开职业圈的他寄身于一家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但是,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在荣耀新开的第十区重新投入了游戏,带着对往昔的回忆,和一把未完成的自制武器,开始了重返巅峰之路。

典型王者归来的故事,没有感情线,故事背景也仅仅限制于电脑里的一个名叫荣耀的游戏里,可是叶修和韩文清这两个自持冷静理智之人却不禁为场上的选手们喝彩热血,为跌落神坛却依旧风轻云淡的王者心酸,直到那几乎冲破屏幕的荣耀两字终于淡下,电影厅的灯光打开,他们才发觉电影已经散场。

“是部好电影,回头可以买蓝光回家看,老韩啊,你说待会儿……老韩?”

韩文清双眼通红,嘴唇抿成一条线,攥着拳头,一米八的大个子缩在椅子上,叶修被吓了一跳,又觉得想笑。方才电影院里两眼一抹黑,电影引人入胜,他没发觉身边人的异状,这下灯光全开,韩文清可怜兮兮的模样无所遁形,在叶修眼里却觉得这个傻大个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哈士奇,可爱得紧。

韩文清似乎察觉到叶修的心理活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者为了生命安全连忙敛去眼角的笑意,四处摸摸口袋,翻了一阵子搜索无果,干脆掏出一盒干巴巴的烟盒:“纸巾没有,烟盒倒是有一个,反正原材料都一样,你就凑合着吧。”

韩文清没好气地一把拍掉烟盒,拉起叶修的衣袖,泪水鼻涕什么的一股脑儿都往叶修身上擦,叶修本来想捍卫这身新衣服,但转头一想,这是自家弟弟的衣服,他倒是不心疼,也不舍得这么推开韩文清,就任韩文清四处蹭了。

“怎么,有什么感想?”叶修揉揉韩文清的头发,出乎意料地没有被一把拍掉,他兴致勃勃地再揉了几把,另一只手搂住韩文清的肩膀。

“那个玩拳法家的职业选手很对口。”韩文清闷闷的声音在他怀里传出,少了几分严肃,多了几分柔软,仿佛是一个猫爪子在他的心尖上侥,让人心头发痒。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何止。

即使是一百年,我对你的爱依旧一如既往。

“是啊。”

一如既往又如何?总冠军只有一个,那么远那么不可触及,拼了十年也只碰过一次,尽管电影里没有这剧情,但韩文清知道那个拳法家最终还是逃不过黯然离开这片天地的命运。

一如既往的最后,是曲终人散啊。


tbc





#据说写ABO不开车都是耍流氓#

#那我就默默客串流氓一回吧233#

评论(25)
热度(100)

© 五月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