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开车必翻。
叶攻纯食党,专业傻白甜,HE强迫症。
吃粮见归档,催更私戳我,KY请绕路。

#想转载的童鞋请事先询问#

【叶韩/ABO】越看越喜欢(下)

传送门:

【叶韩/ABO】越看越喜欢(上)

【叶韩/ABO】越看越喜欢(中)


× AA设定,私设多,现代架空背景

× 主CP叶韩,副CP双秋,双张

× 还债ing, @落年大大么么哒~

× 写得太言情啦,雷者慎入!连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最近跑回去写原创BG,果然对我的影响颇大=-=


后来两人是被清洁工大妈扫地出门的。

大妈提着扫帚进来,看见相拥的两人立刻连连倒退几步,一把将狗眼捂上还不忘嚷嚷:“哎哟俺滴亲娘咧,你俩个小伙子还呆在这里干啥咧?别给咱阿姨搞事啊俺跟你说,男人精 液特难清理了你们还没干对吧?”

这话说得,韩文清的耳根子唰一下马上转红,一把拉着叶修的手桃之夭夭。

跟在后头的叶修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但瞧见韩文清耳朵的薄红,就忍不住在心里偷笑,那点难得的害羞立刻荡然无存,只想赶紧抱着老婆回家睡觉。

不过也不知道韩文清哪来的体力,硬是将叶修拉着跑了几条街才停下,叶修的运动量止步于高三的篮球赛,韩文清也就偶尔上健身房几次,两人才停下就发现自己快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像个溺水的狗那般气喘吁吁地瘫软在长凳上,双眼瞪着弯弯的月亮。

两人对视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蓦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爽朗的笑声震碎空气,直达那遥不可及的弯月。韩文清的眉头难得地舒展开来,眉眼弯弯,眼角有着浅浅的鱼尾纹,竟是添上了几分柔和。叶修对着这样的笑容莫名怔然,犹如着了魔那般扶住韩文清的下巴,俯下身,蜻蜓点水地在他的唇间落下一个吻。

笑声戛然而止。

韩文清惊愕地睁大双眼,身子僵住,唇间刹那的柔软与温度让他慌了神,叶修只觉得满心欢喜,再度在眼睫上落下一个轻吻,似乎这样就可以将那满载星光的眸子给收藏起来。

“文清,今晚的月色真美。”

韩文清呼吸一滞,想起17岁的夏天。

夏日炎炎,晚上的热风让人心生烦躁,虫子在窗外哼哼唧唧,即使风扇在使劲地工作也无法驱走热气。韩文清在单人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阵也无法入眠,他干脆翻身从床上坐起,打开台灯,做起高中数学习题来。

他是出了名的数学苦手,每次都是数学拉低他的总平均,韩文清瞪着第一题,心想自己怎么如此想不开在这种环境下做数学,绝对是作死。

甲舰在A处,乙舰在A的南偏东45°方向……

咚。

……距A有9 nmile,并以20 nmile/h的速度沿南偏西15°方向行驶……

咚。

……若甲舰以28 nmile/h的速度行驶,应沿什么方向……

咚。

……用多少时间,能尽快追上乙舰?……

咚。

妈的烦死了!!!

韩文清气势汹汹地打开窗户,连看都没看就径直往窗外比了两根中指。

窗外下方传来一声轻笑。

果然。

韩文清黑着脸探出头来,果不其然,一个穿着白背心大裤衩的少年懒洋洋地倚在一棵树下,他叼着一根烟,笑眯眯地向他招招手,左手还攥着几颗小石头。

“……”我擦。



韩文清真的服了叶修,最近小区里流传的灵异故事主角就是眼前这位大爷,也不知道他这是抽什么风,每天半夜总在那棵树下转悠个十几分钟,偶尔还会用石头砸他的窗口。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闹鬼呢,直到某天他被烦得睡不着觉,抱着老子就是要看看哪只死鬼那么无聊的心态,猛地一推窗户——

叶修一怔,比了一个剪刀手。

“……”

还真是只死鬼。

还带阴魂不散buff的死鬼。

这已经是第五次了,韩文清瞪着笑眯眯的叶修,大半夜的韩文清也不敢大声嚷嚷,他额头爆青筋,一个快键就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你他妈的大半夜在搞什么鬼?!”

“像你说的,就纯粹搞鬼啊。”

“别闹,你究竟想干嘛。”

“也没干嘛,就纯粹在闹你。”

“草!我现在赶着做数学题,你想明天活着上学就给我消停点!”韩文清咬牙切齿地说,手速极快地掐掉电话。

五分钟后。

韩文清目无表情地瞪着窗户外的笑脸,觉得牙齿几乎快被他咬断。

叶修敲敲窗口,看韩文清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便自力更生,掏出一个回形针三两下的就把窗户给打开,爬进来的同时还不忘点评一句:“为了你的贞操着想,老韩你这窗户真的得换个锁了。”要不然被我午夜突袭怎么办?

“赶紧滚!”

要不是时间不对怕吵醒父母,韩文清发誓,他绝对会亲手把这个混帐从二楼扔下去。

叶修没理他,双手插兜,在他的房间晃了两圈,留意到瘫在桌子上的习题本:“在解数学题啊?我教你啊,我数学很不错的。”

不等韩文清拒绝并把叶不修扔出窗外,叶修已经拉开椅子坐下,拿起笔就开始在数学题旁边的白纸开始写:

设th甲舰可追上乙舰,相遇点记为C

则在△ABC中,AC=28t,BC=20t,AB=9,∠ABC=120°

由余弦定理

AC2=AB2+BC2-2AB•BCcosABC

(28t)2=81+(20t)2-2×9×20t×(-12 )

整理得128t2-60t-27=0

解得t=34  (t=-932 舍去)

故BC=15(nmile),AC=21( nmile)

由正弦定理

∴sinBAC=1521 ×32=514 3

∠BAC=arcsin514 3

故甲舰沿南偏东π4 -arcsin514 3 的方向用0.75 h可追上乙舰.

“这就是解题方式,懂了吧?余弦定理和正弦定理的formula你要背起来,遇到类似问题都是用这两条定理,换汤不换药罢了,还有这题,你要这样……”

叶修低哑磁性的声音在小小的房间里随着空气震荡,化为电流传进大脑甚至全身,韩文清不禁凝神倾听,以往遇到的疑惑与问题迎刃而解,晦涩难懂的符号在叶修的细细讲解下变得逗趣可爱,不知不觉中竟是过了两个小时。

在韩文清第三次打哈欠却强打精神的时候,叶修适时地停下来,他站起身子拍拍韩文清的肩膀,无奈地笑着,眼底是韩文清看不懂的光芒:“别太拼了啊,有什么问题就说,不要一个人扛着,懂不懂?”

我没有一个人扛着啊。

我只是习惯一个人了。

似乎读出韩文清眼底的无可奈何,叶修抬手摸摸他的脑袋,韩文清的平头头发略显硬直,手感摸起来像收敛起刺的小刺猬,有点痒痒却不扎手。

“笨蛋,今晚点月色很美,你没发觉吗?”

“什么鬼,夜盲症吧你?”韩文清疑惑地看向墨色沉沉的夜空,并没有月亮的身影。

“……”叶修用一种老子真的败给你了的眼神盯着他几秒,最后他叹了一口气,走到窗口边:“总之你早点休息,把门窗锁好,明天见,晚安。”

说完,叶修便翻身而去。

韩文清目送叶修三两下爬下底楼,再度朝他挥挥手,才走进自己的家门口,浓重的夜色淹没了叶修的背影,不知为何,韩文清竟是从他的身影中看见失落的垂头丧气。

后来叶修不再半夜出来搞鬼,韩文清却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韩文清才知道,“今晚点月色很美”是夏目漱石的浪漫,是“我喜欢你”的意思。

他只是脑抽风。韩文清用这样的理由将这件事揭过。

可是一个吻,一句我喜欢你,微微颤抖的双手,和那双眸子里无法掩饰的情意。

除去感情事,韩文清从来不是一个逃避问题缩头缩脑的人,但当他看见叶修明明心虚得不得了却又强作镇定的样子,韩文清真的严肃不起来。

喜欢就喜欢,alpha又如何?只要两情相悦,他就什么都不怕。

韩文清抬眼看着弯弯的月亮,心想总算有个像样点的背景板。

“我也觉得今晚的月色很美。”

侧头,韩文清看向叶修,嘴角微微勾起。

“还有你的吻技真的不行。”

叶修呆滞了一会儿,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整个人洋溢着喜悦的光。

“那敢不敢来PK一场?”

“奉陪到底。”

十年对手,十年追逐。

未来还有好多个十年在等着他们,不过他们不再是对手,而是并肩走完人生路的伴侣。

——今晚的月色很美,是因为有你在身边。


1

叶修在17岁的夏天,被蚊子叮得满头包,坚持了一个星期,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爬到韩文清房间里完成他的使命。

什么使命?别污,他只是很单纯地想要帮韩文清补习却不知道从何下手,于是千方百计只想到这个办法,实在有愧于他在篮球比赛中战术大师的称号。

苏沐秋鄙夷地看着连连打哈欠的叶修,一句话点评叶修的泡仔行为:“你以为你是小学生吗?”

叶修破天荒地没有反驳。


2

两个Alpha的上下问题该怎么解决?

苏沐秋很干脆地大手一挥:剪刀石头布,三局两胜。

此提议获得全体吃瓜群众的赞同。

开场前,兴欣一队霸图一队,由叶修和韩文清领头。

“有张佳乐在,肯定是我赢。”

“哼,别把满话说得太早。”

然后叶修迅雷不及掩耳地赢了。

韩文清瞪张佳乐。

张佳乐委屈,直扑张新杰的怀里:怪我咯?

张新杰摸摸他柔软的头发,冰冷的眼神射向韩文清。

韩文清:……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3

后来苏沐秋还是和叶秋在一起了。

感谢叶修友情贡献的温泉旅行卷,真的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其中也附加了一个副作用。

比如说一发中奖什么的,必须为叶秋的百发百中点个赞。

——两个准爸爸今天依旧在看《妈妈宝宝》。 


4

一如既往的最后,是花好月圆啊。


-完-



因为忙着填坑所以决定不开车,把开车部分换成回忆杀凑字数,简直是一路注水,偷工减料得很彻底_(:зゝ∠)_

顺手发个表情图,当叶修按着韩文清倒在床上时,韩文清是这样的:



我自己都忍不住一直在笑hhhhhh


评论(21)
热度(102)

© 五月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