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开车必翻。
叶攻纯食党,专业傻白甜,HE强迫症。
吃粮见归档,催更私戳我,KY请绕路。

#想转载的童鞋请事先询问#

【叶乐】不告而别(0 - 1)

× 因为一句:你很擅长离别,而我最会假装不在意而开的脑洞,大概是长篇的样子?_(:зゝ∠)_

× ABO,绝症梗,HE,原著向,私设如山,ooc,暂无副cp,雷者慎入!




0

没人想过叶修会再次消失。

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中国队一举摘下桂冠而归,领队叶修在最终决战代替队员张佳乐在团队赛中使用君莫笑出战。在变幻莫测的散人快打面前,美国队的阵容瞬间被打得手忙脚乱,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抓紧时机跟上,像把尖刀将美国队的阵型切割,靠着叶修高大700APM的手速一举奠定胜局,成为本场MVP。

全中国人民都在期待记者会上叶修的发言,可是他犹如回到第十赛季之前的风格,只有喻文州带着尴尬的笑容走向台前,身后领着全体中国队队员。众人的神情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兴奋,反而带着淡淡的担忧和忧愁。

被问及张佳乐临时被替换下场的原因及叶修的行踪时,喻文州是这样回答的。

“张佳乐在擂台赛中成功一挑二,其中所付出的精力是我们的三倍,而需要集中力的团队赛不容许半点失误。”

“叶修?他平时就这样,说不定过了几天你们又会看见他了。”

然而,并没有人发现叶修的踪影。

其中包括苏沐橙与张佳乐。


1

第三赛季,百花在总决赛惜败于嘉世。

一杆却邪破繁花血景。

一叶之秋创建一代王朝。

“操!叶秋你大爷!”

张佳乐本来想用拳头砸玻璃镜子,他红着眼框犹豫地看着紧攥的拳头,最终挫败地狠踢了一下厕所的墙壁。他吃痛“嘶”地一声,反射性地缩起来抱着脚,维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哪知没几秒就成功触发幸运E属性,他的右脚滑了一下,整个人直直地往后摔去。

他的正后方是男性便盆。

药丸。张佳乐绝望地想,要嘛他是后脑勺砸到便盆脑袋破裂而死,要嘛他是顶着一头尿出现在队友面前羞愤而死。

想死之际,忽然一股力量紧紧搂着他的腰,成功地扶住了他,制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张佳乐愣愣地看着上方的脸庞。

青年叼着一根烟,氤氲而起到烟雾模糊了清俊的脸庞,他却可以清晰看见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闪烁着愉悦的光芒。

“张佳乐小朋友,这个教训告诉你以后不可以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啊。”

青年的声音地磁而慵懒,尾音带着些许京腔子的儿化音,短短一句话就有令人沉醉的魅力,其中的内容却让人不可恭维。张佳乐如触电般跳起来,也不知道是给气的还是给羞的脸瞬间爆红,他因比赛失利而偷偷哭泣的红眼还未完全消退,气呼呼的他看起来反倒像是一只小白兔。

张佳乐这时才看清来人穿着嘉世队服,他马上吞下谢谢想要换成另外三个字,不过新仇旧恨加救命之恩,犹如酸碱中和般压下差点儿脱口而出的你大爷,他退而求其次,语气不善地地一挑下巴:“你谁啊,怎么没在嘉世见过你?”

叶秋不禁笑了起来。

他依旧是一个人偷偷溜进选手通道,短暂的亢奋后是信息素溢出的难受。叶秋每次一旦情绪波动过大,就会发生轻微信息素紊乱,虽说医生表示这短暂的失控并不会危及他人,只需要休息即可,但那从神经系统中隐隐作痛的感觉依旧让他很不好受。

叶秋叼着烟,企图用尼古丁镇压疼痛,没想到嘉世队员恰好也走这条通道,领头人是吴雪峰,大概是赶着去参加记者会。叶秋暂时不想见到吴雪峰,只好眼疾手快地闪进路过的一间厕所,却撞见如此一幕。

是张佳乐。

QQ上欢乐作死的小朋友。

这个少年明明是手下败将,明明是尴尬狼狈的时刻,却一副老子就是躲在厕所里哭了还差点摔倒闹出人命但老子还是你大爷的模样,小辫子在脑后一跳一跳的,还未褪去稚气的脸庞紧绷着,眉目间有一股劲儿的不服输。

这小模样,让叶秋心下多了几分逗弄的兴致。

“我是小透明啊,坐冷板凳的。”叶秋眉眼弯弯地笑着,随手将烟头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大神要不要一起去撸串?我请客。”

哦,坐板凳的。张佳乐满腔纠结瞬间切换成同情模式,他特沉重地拍拍他的肩膀,一副好哥儿们的模样:“别叫我大神,叫张哥就行,你的技术怎样?解约后要是嘉世不要你,你可以来百花的公会下下打手啊。”

说完后张同学还觉得自己特有义气,他大人不计小人地在招揽敌人的手下进入自家阵营,多么的不计前嫌胸量广阔啊!

哟,还张哥、下打手呢。叶秋憋笑,队友即将离开的寂寥与信息素不稳定的难受被敌方副队长一扫而空。叶秋如善从流地点点头,他自动略过张哥这个称呼,顺手揽过张佳乐的肩膀就把人往外带:“那我先谢谢你的赏识了张佳乐大大,走吧我请你吃一顿答谢你。”

“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张佳乐也不介意这人身上带着的Alpha信息素,任由他驾轻就熟地领着他走过阴暗的走道。他怕黑,可是这个人身上的烟草味却有着让人安心的魔力,尼古丁将他沮丧的心情麻痹,沉淀在这个青年身上传递来的温暖之中。那黑暗冷清的走道,因为有这个人的存在,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真是一个神奇的人。

或许可以和他做个不错的朋友?

以上想法在孙哲平惊讶地喊出“叶秋”二字的那一刹那被一个爆缩式手雷给炸飞去月球表面。

“叶秋?张佳乐?”孙哲平领着一帮子队员,震惊地瞪着敌方队长和自家副队长正和乐融融地蹲在小巷深处的摊子一同撸串:“你们怎么混在一起了?”

EXM?我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

张佳乐大写懵逼。

/

张佳乐这个人对叶秋是有多深仇大恨,从百花老板到门卫都知道,这仇恨几乎达到用火烧一叶之秋等身抱枕的程度,起因源自于第二赛季的擂台赛。

当时是张佳乐的第一场比赛,他斗志昂扬地操作者百花缭乱站上舞台,却被一叶之秋在三分钟后用一个龙牙送下场。

退场之前,叶秋在频道里留下一句话。

【公共频道】一叶之秋:这打法也就弄糊眼神不好的菜鸟吧。

…………

一句话,成功让张佳乐单方面结下梁子。

巧合的是张佳乐从来没见过叶秋,比赛后叶秋老早就溜得不见人影,每回百花组队去嘉世,张佳乐不是头疼就是肚子疼,孙哲平因此嘲笑两人八字天生不合,即使没见面都得克他。

每次回来,病愈的张佳乐就会特别兴奋地抓着随队队员,像个小炮竹劈里啪啦地追问着关于叶秋。

“叶秋是个怎么样的人?”

“叶秋那家伙是不是长得很对不起观众?要不然他干嘛成天东藏西躲的哈哈哈!”

“诶你说啊,叶秋平常也那么嘲讽吗?”

“要我说叶秋肯定是个死肥宅!”

左一句叶秋,又一句叶秋,眼睛明亮得像是装下万家灯火。

孙哲平诡异地打量着他,一个疑问就让张佳乐哑火。

“你干嘛那么关注叶秋啊?”

“……我这不是刺探敌情嘛……”张佳乐呐呐地说,白净的脸浮山一层薄红,视线尴尬地转向电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切都是为了总冠军哈哈哈……哟!老叶弹我了!”

说罢,就整个人扑在电脑面前,兴高采烈地和叶秋在QQ上聊起天来。

电脑屏幕的冷光照亮了张佳乐眼底绽放的烟花,像是汇聚了漫天的小花火,在凝眸中爆发出欣喜的灿烂。那片眸光却来自于一个QQ。

不,应该说是QQ后边的人。

孙哲平不禁想起来到嘉世俱乐部后,叶秋见着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爱种花的小朋友没来啊?前几天他还宣布要来真人PK呢。”

再看看张佳乐这小媳妇样儿。

孙哲平:……有种含辛茹苦养的白菜被猪的拱了的赶脚。

自家omega快被一头心怀不轨的alpha给叼走了肿么破?在线等,急!!!

/

于是在孙哲平微妙纠结的眼神下,张佳乐不负众望地一脚踢飞板凳,咬牙切齿地骂出最深沉的五个字:“叶秋你大爷!!!”

叶秋敏捷闪过板凳攻击,淡定地朝百花队员们招手:“要不要一起吃啊?这里没啥人来的,串子也不错吃,哥请客,手下败将们不必客气。”

百花们集体脸黑,孙哲平骂着你妹儿就打算回酒店,他抬眼看向张佳乐:“要不要和我们一道回去?”

张佳乐僵了一会儿,才干巴巴地说道:“我要把叶秋吃穷以报一冠之仇!你们先回去吧回去吧!”

“……”

张佳乐表示,他真的看不懂他们离开前的复杂神情代表着什么。

回归座位,张佳乐还是气不过,他恶狠狠地瞪了叶秋一眼:“我擦,你耍我耍得很开心嘛?”

还小透明呢,斗神自称小透明,我呸!

“一般开心。”叶秋笑笑,把一串西刀鱼丸放在张佳乐的盘子上:“所以这不是请客谢罪来了?”

“哼。”

见到叶秋真面目的惊喜盖过被忽悠的愤愤不平,他心不在焉地吃着鱼丸,一边偷偷打量叶秋的侧脸。嗯,脸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这张脸要是摆在广告上应该挺值钱的,也不知道为啥这个人一直坚持不露面……

“张佳乐。”

低磁的烟嗓唤回张佳乐飘忽的思绪,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揉着他的脑袋瓜儿,呛人的烟味混杂着某人的味道缠绕在鼻息间,张佳乐舍不得挥开烟雾,让这讨人厌的家伙掐掉烟头。

他神情淡淡,看不清喜怒,张佳乐却敏感地感觉到他瞬间低落的情绪。

“陪陪我呗?”

青年漫不经心的眉目染上几分悲哀。

于是张佳乐陪着夺走他的冠军的罪魁祸首,在路边吹冷风到半夜。

隔天早晨,张佳乐听见吴雪峰退役的新闻时,油条还挂在嘴边。

叶秋无奈的神情在脑袋里反复播放,而他什么都没有说。

叶秋,一肩扛起整个王朝,斗神之名响彻联盟,一杆却邪征战天下。

站在顶端的男人,在队友站在舞台上接受众人的鲜花与鼓掌的时候,在重要的伙伴即将永远离开荣耀的时候,他却在路边摊吹着冷风抽着烟,只字不提荣耀与离别,选择和一个首次见面的敌人插科打诨。

面对挫折,张佳乐选择躲在厕所里哭泣。

那么叶秋呢?

他心里的悲哀,究竟收藏在哪里?



tbc




/



继续让我闲聊下去吧hhhh

昨天编辑又跑来问我进度,我看文档依旧停滞在一个月前的2888字……

我能说我沉迷写同人吃全职粮吗??能吗能吗?!

我只能心虚地已读不回。

在这种时刻我居然还开叶乐长篇(疑似),真心觉得我这是作死的节奏……_(:зゝ∠)_

评论(17)
热度(64)

© 五月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