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开车必翻。
叶攻纯食党,专业傻白甜,HE强迫症。
吃粮见归档,催更私戳我,KY请绕路。

#想转载的童鞋请事先询问#

【叶乐】不告而别(2)

不告而别系列:(1)

× ABO,绝症梗,HE,原著向,私设如山,ooc,暂无副cp,雷者慎入!

× 我觉得我是亲妈……结局果然还是HE吧!我舍不得虐我叶和我乐qwq

× 有越写越长的趋势,而且大多数都是废话……(:зゝ∠)_



2

张佳乐的心有着一团不灭的火,像是一根无法燃尽的仙女棒,一旦点着了,就会绽放出绚烂的满天星。

早年孙哲平一句话就可以让他摒弃正规道路,全力以赴在荣耀这条路上奋斗,以繁花血景打出一片百花盛世。如今,他也可以因为有着一面之缘的敌人,在第三赛季结束后拉着行李箱来到敌营的门前。

从酒店到嘉世俱乐部需要十五分钟,在这四分之一个小时里,他的头斜斜地倚着窗口,不长不短的小辫子被压成小扇子,长睫毛45度低垂,整个人透着一股忧郁文艺青年的气息。

张佳乐的确在思考人生。

看到吴雪峰退役的新闻后,张佳乐震惊得油条都掉了,想起叶秋临别前和他说的一句话。

——张佳乐,你的打法太依赖队友了。

张佳乐一怔,想说你不了解大孙,他是那种可以打荣耀到打不动为止的人,狂剑士和弹药专家打出来的繁花血景可以在联盟里重复上演十年。

叶秋没有等待他的回答,他摆摆手就此离去,嘉世鲜艳的红缓缓隐没在一片漆黑的小巷中,像是一条在黑暗中游曳的鲤鱼,潇洒自在又孤单寂寥,那抹红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直到摊位老板脸色不太好地说小哥这顿一共三十八,张佳乐一愣,随即一句卧槽,气得小辫子翘上天,在老板警惕的注视下一边掏钱包一边骂叶秋你怎么不去死一死,回去酒店的路上却又不禁笑了出声。

叶秋你大爷。

在键盘上无数次敲下的五个字,只需要打yqndy就会在QQ对话框里自动跳出来的话,终于可以在他本人面前痛痛快快地骂出来,似乎只要这样,那个隔着网络的烟草味就会变得更加真实。

看见新闻的那刹那,张佳乐恍然地想,即使见面了,那个人或许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近。

在那层萦绕的烟幕下,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里远。


张佳乐一口将油条吃掉,拿出手机向孙哲平发了条短信。

百花缭乱:大孙,我暂时不回K市了。

落花狼藉:原因?

百花缭乱:我得讨回我那三十八块去。

落花狼藉:???


一小时后,全身武装带着帽子口罩墨镜的张佳乐站……正确的说是猫在嘉世的小角落。

嘉世成功蝉联三冠,嘉世粉激动得在嘉世俱乐部外庆祝了一天一夜,大早上的人群还未完全散去,又有一批新来的替班,颇有要闹上三天三夜直到警察蜀黍来维持次序的劲头。他们举着“嘉世三连冠!”“斗神不败!”“嘉世王朝万岁!”“叶神我爱你!”“一叶之秋征天下!”等各种横幅在街上闹腾,还有不少周边在趁机倒卖,现场欢乐成一片海洋。

“卧槽……”

张佳乐被这阵势惊得倒退一步,马上拉低帽檐,紧拉着小行李箱溜进角落,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他严重怀疑要是粉丝们发现他就是张佳乐本人,他会是被乱棍打死呢还是被口水喷死?

张佳乐开始后悔自己冲动行事,他赶紧拿起手机准备求救,这才懊恼地想起叶秋这货没手机。

“卧槽叶秋这个原始人!”

他咬牙,心里那股倔劲儿又上来了,他一横心就坐在行李箱上,势必要蹲点蹲到叶秋出来为止——夏休期呢,基本上半个俱乐部都空了,他就不信嘉世的食堂阿姨会那么勤奋。

张佳乐原本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哪知也没等五分钟,一个穿着白色大T的人影摇摇晃晃地从偏门走出来,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嘴里叼着一根烟,就在他几步远的距离探头探脑。

张佳乐惊喜,拉着行李箱小跑过去抓着叶秋的衣袖,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叶秋!!!”

他这声喊得不小,这两个字又属于敏感词,场面瞬间寂静下来。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嘉世大门口的两个男人身上,尤其是张佳乐,大热天的居然把自己包成一颗粽子,怎么看怎么可疑。

“卧槽!”叶秋脸色一变,反抓着张佳乐的手就往里面跑。

瞧这反应,原本还半信半疑的嘉世粉瞬间震惊了。

“叶神啊啊啊啊!!”

“快看!!是叶神!!!!”

“哪个哪个!?!”

“我草泥马别挡着老子的视线!!”

“叶神我要给你生猴子!!!!”

场外陷入一场暴动。

叶秋对躲避镜头这事儿十分有心得,他马上把张佳乐拽进一个角落,再拐一个弯就彻底阻挡粉丝们的视线。门卫大叔见状况不对,机警地放下护栏,将一众粉丝挡在门外,苦哈哈地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成功躲进俱乐部大楼的叶秋语重心长地教育张佳乐:“我说乐啊,输了也别和哥怄气,你瞧门卫大爷那样子,你忍心吗?”

张佳乐从窗口往外瞄了一眼,门卫大爷果然快被粉丝给压弯了腰,他心下生出几分于心不忍,这件事总归是因他而起,怎么说也得亡羊补牢。

“所以说为了补救过错,你赶紧给哥开开小杜去。”

“……叶秋你大爷!”

“怎么像繁花血景似的,来来去去都是同一句话,不闷么?”

“……”张佳乐觉得自己一定是和这家伙犯冲,还是天煞孤星的那种。

叶秋叼着烟,眯起眼睛盯着他一会儿,才说道:“我记得你还拖着一个行李箱的。”

“……”张佳乐目光悲伤地遥望大门。

“自作孽不可活啊。”叶秋特同情地拍拍他的肩:“你说你干嘛特意过来作死呢?”

张佳乐嘴角抽了抽,将心里原本那股急切地想要见到叶秋一面的心情用泥土掩埋,只剩下深深的无奈与茫然。

他这是在做什么呢?

天下哪有不散之筵席,电竞圈子谱写的是一段一段短暂却壮烈的传奇,再怎么强悍的大神终有英雄迟暮的一天。像叶秋那样强大的人,说安慰都是种矫情,还不如痛快战个百来回,再见两字通通挥散在却邪的矛锋。

心念至此,战败的不甘与心底那点心烦意乱化为火种,那团泯灭的火再度熊熊燃起,张佳乐从口袋摸出一张卡,意气风发地朝叶秋叫嚣:“来PK吧叶秋!”

那双还未褪去稚气的眸子光彩夺目,像是未经琢磨的宝石,透着最纯粹的光芒,为微微上挑的眼角添上几分肆意,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远不及眼前这个青年来得耀眼。

有这样的人在的赛场,都会变得无比热闹,砰砰砰地绽放出一团又一团的烟花,扰乱了敌方的眼,却是友方的盾——虽然是一面有点不靠谱的盾。

这小家伙,肯定是看了新闻就跑来的。

好说也在社会打滚多年,叶秋明察秋毫,一眼就看穿张佳乐的来意。他看起来有那么脆弱么?叶秋好笑地想,心底却是多了些暖意。心里纵然是不舍,至少也曾经站在荣耀之巅,大老爷的何必哭哭啼啼,如今一句再见,日后再相会也会忆起这段岁月。

吴雪峰离开前,叶秋站在训练室门外抽烟。

他不过是年方20的年轻人,神情再怎么淡然也无法掩去心里的无奈,奈何岁月催人老,亲密无间的队友逃不开离去这片天地的命运。

“老吴,后会有期。”

“叶秋,后会有期。”

他们拥抱,拍拍彼此的背,似乎在传递力量给对方,随后分开,点头转身,无言的默契让他们各走一方,眉目却是轻松不少。

有缘再见吧。

前脚队友离开,后脚就有敌军送上门来,应该说是天道好轮回吗?叶秋痞痞地挑起一抹笑,伸手揉揉张佳乐那头软毛。

“先吃饭才有力气pk,来,红烧牛肉还是鲜虾鱼板?”

“卧槽叶秋你要不要点脸!客人都来了你好意思请吃泡面?!”

“加包榨菜?”

“……还要火腿肠。”

“呵,乐乐你那么容易被诱拐大孙知道吗?”

“滚滚滚!!!”

“哈哈哈哈哈!”

空荡荡的嘉世俱乐部终于有了点人气。

张佳乐的心里有一团火焰,而他不啬于传递温暖给别人。

叶秋想,这个夏天也许没那么无聊。



tbc

评论(12)
热度(53)

© 五月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