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开车必翻。
叶攻纯食党,专业傻白甜,HE强迫症。
吃粮见归档,催更私戳我,KY请绕路。

#想转载的童鞋请事先询问#

【叶翔】有幸遇见你(0)

× 再度作死,我又来开坑了√

× 叶翔,养成,大叶小翔,ooc,私设如山,慎入!

× 先放个序立flag,短期内是不会填的哈哈哈哈哈哈


0

苏家小租屋正在举行一场严肃的家庭会议。

苏沐秋双肘撑在家里唯一的桌子上,下巴靠在交叉的双手上,神情沉重肃缪:“叶先生,我们这个月只有400元的余额,家里的煤气要换,米缸快见底了,沐橙也有学杂费要交,你认为你承担得起一个家长的责任?”

靠在椅背上的叶修瞥了眼正蹲在角落的小破孩,强行按奈自己点烟的冲动,眼神再度看向苏沐秋时已换上不同平日的认真:“苏先生,我不行也得上啊。”

苏沐秋顺着叶修的视线,朝角落看去,一个脏兮兮不足10岁的小孩蜷缩在墙角,怀里紧紧抱着他的米奇老鼠小背包,双腿屈起靠着胸膛,还拼命往角落缩,似乎恨不得将自己缩小再缩小,一双大眼警惕地盯着桌边的两个少年,像是一直遍体鳞伤的小虎崽。

“看什么看啊!”小屁孩中气十足地吼。

“……”苏沐秋莫名其妙没呛了一句,简直无辜极了,拐他到狼窝的又不是他,但苏沐秋还是扭头回去摸摸鼻子认了。

苏沐秋在孤儿院长大,身边都是被世界遗弃的孩子,自是知道这样怀着戒备心面对周遭的孩子,成长环境必然不是和善的。

想了想,苏沐秋终究还是狠不下心不理会这个小孩儿,老成地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先留着,剩下的事到时候再打算……我这儿都快成流浪儿童收留所了。”后来还是免不了一句吐槽。

“苏大大菩萨心肠,回头打赏你一份攻略。”

“滚滚滚滚滚!”苏沐秋骂,一边站起身来:“我看着小子需要点时间信任我们,这样脏兮兮的也不行,谁的锅谁背,你去搞定他,今天我做饭……小孩子在你忍心让他吸二手烟吗?”

“……好吧。”被看破的叶修讪讪地收起香烟,无奈地走向蹲在墙角的小破孩。

叶修是在一条小巷里发现这个小子的。

当时他急着赶回家给快要放学的沐橙做饭,便抄了条捷径往回赶,却恰好撞见两个成年男子和一个小孩拉拉扯扯的画面。两个男人戴着口罩墨镜,其中一个抓着他的手腕,另一个拉着他的小腿,企图将一个小男孩强行带走。

“放开我!你们这群坏人!!放开我!!”那小子察觉到紧迫的危机,立刻用力挣扎起来,可小孩子的力气对成年男人来说不过是骚骚痒,还不如小孩大喊救命呢。

这画面让叶修懵了一秒,他自小就在军区长大,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但他最痛恨的就是这种拐卖儿童的邪门歪道,为了钱财就逼迫无辜的孩子截肢、贩卖器官、卖/淫、乞讨……十六岁的叶修心头火起,想也没想就撸起袖子往前冲去。

男人根本没想到这样偏僻的巷子会有人路过,即使有路人也没想到会有见义勇为的傻逼,气势汹汹奔过来的少年直接掀着男人的领子,漂亮的手型握成拳头,对准鼻子狠狠砸下去。

空气中想起喀嚓一声,鼻梁应声而断。

“靠!”

男人满脸都是鲜血,面露凶光地想要以牙还牙,刚伸手就被叶修顺势一手托着,另一只手抓在他的肩膀上来个漂亮的过肩摔,叶修脑袋瓜儿转得快,直接把男人砸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趁着两人还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当儿,叶修马上将吓懵了的小孩子往肩上扛,二话不说一路扛着冲回家。

那小孩儿先是一愣,随后愤怒地开始挣扎,几乎调动了身上每一块肌肉实行大逃脱,小拳头拼了命往叶修背后砸,一双小短腿在空中乱蹬,叶修在高速移动中还得应付肩头上某破孩的撒泼,好几次差点儿把人家给摔下去。

“坏人坏人坏人你也是坏人!!”小屁孩还在直囔,尖锐的声线一波一波地刺激着他的耳膜。

叶修无奈,铁杵磨成针,这样一直砸他喊他也会疼的好吗,为了避免两人半途夭折,叶修只好两手手扣着孩子的臀部和大腿,抽空拍了一下小屁屁实行恐吓:“再挣扎哥就把你扔进海里喂鲨鱼啊!”

出乎意料地,小孩立刻安静下来,总算是一路平安到家。

叶修刚打开门,苏沐秋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今天沐橙有晚自习就不回来吃饭了,我说你不是先回来的吗,怎么……卧槽这小子谁?!”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叶修蹲下身来与小男孩平视,小男孩咬着嘴唇瞪着叶修,更努力地往墙角缩缩缩,下巴却不服输地抬起来用鼻孔看人。仔细一看男孩的身量与一般健康的孩子相仿,衣着看上去很是狼狈,其实衣料不错,可见生活环境至少是吃得饱的。

叶修伸手戳戳小孩的脸颊,小男孩立刻把脸皱成肉包子,气呼呼地一把拍掉叶修的手:“别碰我!坏人!!”

这小子从头到尾都是这副小老虎的模样,牙齿都还没长齐就有本事对上大了好几倍的男人张牙虎爪批牙咧嘴的,倒更像容易炸毛的小野猫多点。

“小鬼,有你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男孩一愣,随即气鼓鼓地举起米奇背包作势要砸:“要把我拿去喂鲨鱼的都是坏人!!!坏人坏人坏人!离我远一点!!”

小男孩个子小,嗓子却不小,厨房里立刻传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笑。

被冠上坏人之名的叶大大决定贯彻反派意志到底,他饶有兴致地继续戳肉包子,戳一下就马上缩回去,小破孩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反抗之情都没地方发去,委屈得嘴唇都快咬破了。

叶修见状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扳开他的牙齿,男孩却小嘴一张,狠狠地往叶修的指尖咬去,尖锐的虎牙戳入食指尖的血肉,立刻渗出了血珠。

所谓十指连心,叶修自小又对着双手保养得极好,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嘶”了一声,不可思议地瞪着男孩:“卧槽!小鬼你属狗的啊?”

“谁让你要丢我去喂鲨鱼!”男孩同样理直气壮地瞪着,还不忘加上一句:“坏人!”

叶修:“……”有他那么无辜的坏人吗?

面对一个欠教训的屁孩,养过一个弟弟和一条狗的叶修深谙此道,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糖果,笑眯眯地在男孩面前晃了晃包装得五颜六色的糖果:“想不想吃啊?”

“……”男孩吞咽了一口口水,很有骨气地沉默。

很好。叶修决定和这个倔脾气的孩子耗下去,他盘腿坐着,慢悠悠地剥开芒果味的包装纸,廉价化学味在他口腔里慢慢化开,口齿不清地说:“小子,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一个问题一颗糖果,你诚实回答我,五个问题后我保证不把你扔去喂鲨鱼。”

男孩捧着脑袋瓜儿想了一会儿,嗯,有糖果吃,还可以不被拿去喂鲨鱼,这个主意很好!男孩眼睛亮亮,一副凡人你怎么那么蠢的模样点头:“好啊好啊!”

叶修什么人啊,三两下就把这孩子的身世背景给通通套出来了。

这孩子叫孙翔,父母不知何故离开,将他留给一个爱赌博的叔叔,那叔叔嫌弃他拖油瓶,于是就搭了趟火车把他扔在H市,留下一个装着身份证明,出生证,和简单的面包与水的米奇书包。

叶修心情略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小破孩,被抛弃的10岁小童还在陌生人的家里没心没肺地吃着糖果,满足得眯起双眼。

这破孩子,难道就不会害怕吗?

“翔啊。”

“嗯?”被打赏五颗糖果的孙翔迅速将眼前的少年从坏人归类到还不错的坏人,态度非常良好。

“你叔不要你了。”叶修非常残酷地说出事实。

“哦。”孙翔一怔,幸福地吃着糖果的小脸迅速黯淡下来,闷闷地说:“我知道,叔叔今天买了新衣服给我,爸爸妈妈不要我的那一天,也买了新衣服。”

“为什么啊……”说着话,孙翔把头埋进双膝里,声音模糊:“我又做错了什么所以全部人都不要我了。”

这个破小孩,也没想象中勇敢。

叶修明白这种感觉。

一个人独行于全然陌生的土地上,人流来来往往地与你擦肩而过,而你无家可归,茫然和仓惶将会铺天盖地地卷席你的思绪,梦想的火苗在这滔天巨浪下显得是多么的脆弱。

幸好有个年龄相仿的少年伸出援手。

“孙翔。”叶修扯了扯他的衣角。

“干嘛!”语气还是凶巴巴的。

“我呢,我15岁就离家出走,那个时候也没人要我,但是有一个笨笨的家伙收留了我,给我一个家。”

“所以现在我脑袋抽风笨得不行,想要给你一个家,你愿意吗?”

孙翔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来,又大又亮的眼眸之蓄满水光,彷佛随时随地就会掉金豆子下来,叶修本想为他揩去眼泪,但孙翔“尖牙利嘴”的前科还历历在目,他犹豫了一下便收回手,和这个要哭不哭的小鬼对视了好几秒。

“……真的?不把我扔给鲨鱼,也不把我一个人丢下??”

“哥言出必行。”

孙翔短短肉肉的小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刚刚被咬过的地方,小声说了一句好和对不起。

温暖的体温从相碰的指尖传递到全身,像是一个神奇的魔法,将彼此缺的一块洞口填补了起来。

苏沐秋有苏沐橙。

而我有你。

“翔啊,肚子饿了没?”

“不饿!”话刚落,孙翔的肚子立刻响起震天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准笑!”

叶修笑得几乎快趴在地上,孙翔脸色通红地扑上来企图捂住叶修的嘴,奈何人小体弱,小小肉肉的手掌根本无法阻止叶大魔王的嘲笑,叶在他修还坏心肠地轻轻咬了一小口手掌,以示回报。

“坏人!!!”孙翔气急。

“小鬼,叫叶修哥哥。”

“坏人坏人坏人坏人!叶修大坏蛋!”

叶修笑着将在他身上扑腾的小鬼头一把抱住,低下头用头发在孙翔的脖子上蹭蹭,还空出一只手在他的腰上瘙痒,孙翔被上下其手扑腾得更厉害,还是听见动静的苏沐秋赶紧从厨房跑出来结束这场单方面的暴行。

孙翔对这位将他拯救于水深火热的美少年非常有好感,两人互相介绍后,立刻脆生生叫了一句:“苏哥哥!”

“喂!”叶修不爽:“那我呢?”

“叶不羞!”

“羊习习!”

苏沐秋看着这一大一小笑得不行,一间小屋子热热闹闹的,似乎穷得只剩下欢乐。



tbc

评论(25)
热度(131)

© 五月饿了 | Powered by LOFTER